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仁东控股庄家被司法控制、深交所出手 京基智农蹊跷同步大跌

仁东控股庄家被司法控制,深交所出手!京基智农蹊跷同步大跌

来源: 红星资本局

原创 红星资本局记者 

“最强绞肉机”仁东控股(002647.SZ)“庄股”猜测终于被坐实。

据证券时报报道,从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处获悉,仁东控股确实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由于该庄家控制了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在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配资盘也闻风大举卖出,而仁东控股跌停后的成交量极低,且卖盘很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

12月9日,仁东控股继续一字跌停,收报18.88元/股,超过170万手封单牢牢封死了跌停板。从11月25日至今,该股已经连续11个交易日一字跌停,逾200亿市值蒸发。

其他连续暴跌个股朗博科技(603655.SH)也在今天迎来了第6个跌停;大连圣亚(600593.SH)则在昨天魔幻般上演“天地板”走势之后,今天又迎来一字跌停,昨天抢反弹的资金几乎全部被埋。红星资本局再度提醒投资者要保持清醒,切忌刀口舔血。

仁东控股已经11个跌停

股东背后有一群资本大鳄

因连续11个一字跌停成为“绞肉机”的仁东控股,近期引发市场高度关注。红星资本局12月9日致电仁东控股,但公开的投资者联系电话无人接听。

仁东控股曾以两市“第一低调牛股”著称,号称“比茅台还稳”。其不涨停、不停涨,背后庄家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将一只业绩平平、毫无亮点的股票拉升了4倍,然后突然被司法部门控制,导致庄股崩盘。那么,这个庄家到底会是谁?这也引起了各种猜测。

红星资本局发现,在仁东控股进进出出的股东背后,有一群近年来声名鹊起的资本大鳄,内蒙古富二代家族霍东、著名“牛散”景华、地产大佬京基集团、资本玩家张永东、山西财团“德御系”等等。各方资本你方唱罢我登场,其股价也不断创下新高。

霍东为仁东控股实控人,1987年9月出生,为中国煤炭百强企业庆华能源集团霍庆华家族二代,为集团创始人霍庆华的侄子。霍庆华家族曾在2010年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为当时的内蒙古首富。不过近年来庆华集团陷入经营困难,还因欠款未清偿等问题,霍庆华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霍东近年来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堪称“资本新秀”,曾参与“德御系”债务重组,以及参与垃圾分类公司“小黄狗”的破产重整等。但也因仁东控股信息披露不客观在今年8月被监管出具警示函。

三季报数据显示,“牛散”景华及其重庆信三威已经退出仁东控股十大流通股东,另一名“牛散”王逑也已经消失。从其退出的时间节点看,可谓狂赚一笔后及时脱身而去。

但股东京基集团似乎运气不太好。京基集团于今年一季度增持仁东控股3971.31万股,如果至今仍未减持,其市值恐将大幅缩水超20亿元。 

京基智农与仁东控股同步大跌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京基集团增持之前,京基集团副总裁陈家荣个人持有4063.78万股。随着京基集团入场,陈家荣主动退出,从时间节点看,几乎在大涨之前退出。而京基集团继续持有到今年三季度,如果至今仍未减持,其市值恐将大幅缩水超20亿元。 

京基集团因深圳第二高楼京基100大厦闻名。陈家荣系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长子,1988年出生,热衷于资本市场投资,先后投资过雷蛇、美图、壹账通、平安好医生、优信等知名公司。

京基集团自己也有多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的京基智农(000048.SZ)、阳光股份(000608.SZ),港股还有一家上市公司叫京基国际金融(01468.HK)。

京基智农即曾经的康达尔。令人玩味的是,京基智农几乎与仁东控股同步大跌,只是没有后者跌得那么惨。

京基智农今年也有过翻倍涨幅,2月底还不到20元,到9月初已到40多元。但该股在11月25日尾盘封死跌停——也就是仁东控股第一个跌停的同一天。

随后京基智农和仁东控股同步又有两天连续跌停,好在经过三个跌停后终于稳住阵脚,第四个交易日即迎来了反弹。

京基智农与仁东控股同步大跌

由于京基智农、仁东控股双双暴跌,背后的股东京基集团无疑十分受伤。不过对于自家公司京基智农显然更上心,在股价大跌之际,京基集团即表示将在6个月内增持股份,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且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

截至目前,天天一字跌停、比京基智农跌得更惨的仁东控股,股东方面暂未见到出手稳定股价的任何举措。

12月9日晚间,仁东控股程序化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目前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经向公司管理层、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询问,不存在关于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深交所出手,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

仁东控股从11月25日起开始跌停,到12月9日已有11个跌停板,其股价从60多元下跌至目前的18.88元,跌幅已超2/3。但大量卖单仍然争相跑路,导致跌停板被彻底封死而无路可逃。

同时,仁东控股目前融资余额仍然超过30亿元,已经处于全部亏损状态。融资者要么增加资金或者担保物,要么只能让券商天天挂跌停板,直至最后成功卖出为止。

“由于卖盘巨大,券商强平也无法卖出,但仍然要按风控规定去挂单,这就导致股票天天跌停。”深圳尚特投资顾问总监黄凯告诉红星资本局,而随着股价继续跌停,会引发更多融资盘爆仓,从而进一步导致强平,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部分融资者已经不是“股票归零”的问题,因为融资倒欠券商的钱,部分股民可能还将面临强平后被继续追偿欠债的问题。

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仁东控股的崩盘也成为热点话题。有投资者表示融资爆仓后,“还倒欠券商200万元”。也有投资者表示,“平常百把块钱的衣服都舍不得,现在已经亏损50多万,老婆还不知道。”还有人表示,“整个人都懵了,不敢打开软件,更不敢看盈亏,连续4天没法睡觉……”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为13090户。以此估算,这些投资者人均亏损超过180万元,已经从之前亏损一辆奔驰S级,上升为亏损一辆保时捷跑车。

质押明细显示,仁东控股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6成以上均被质押,其平仓价格在7-9元之间,也就是说,如果再继续一字跌停下去,大股东也可能面临爆仓的风险。

持续暴跌之后,仁东控股的融资盘也终于被叫停。12月9日晚间,深交所公告,根据各证券公司报送的融资融券业务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收盘后,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和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该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依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2019年修订)》的规定,深交所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该标的股票融资买入,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投注_官方唯一指定 » 仁东控股庄家被司法控制、深交所出手 京基智农蹊跷同步大跌